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与男朋友的温存

李文华正忙着製图的工作,忽而一抬头,只见同事郑佩妏目不转睛地注视这一方。 哼!真讨厌!.......... 李文华看了一下觉得很烦,于是背过了脸。日前,在欢送会的归途中,偶然和郑佩妏发生关係后,他就一直对李文华穷追不捨。 无论到那里,他都要跟过去。他哪种咬住不放的行径,实在异乎寻常。 李文华为了上..

D市之影

光的背后,不可避免的存在影,每年世界上总有很多人不知所蹤,如果连愿意记得他们的人都没有,就会被暗影吞噬。 D市是一个沿海四线小城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打出的口号是宜居。但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人跑来定居。开发区建起来已经五年了,晚上7点过后大马路上车都看不到几辆,路边也看不到行人,开了两个商业体都半死不..

性爱调教园

  这是发生在落樱乱舞的四月某夜的事,我突然收到了父亲死亡的通知,父亲因老毛病 心脏病发作而过世。  自双亲离婚以来,我和父亲已经超过十年没有见面了,所以当我知道他过世时,并未特别的惊讶,只是淡淡地接受了这个事实。  父亲是位画家,虽然他的画作在海外受到相当高的评价,但在国内,常被当成一个怪人,或..